08VIP登录网址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单亲女王

第十六章

单亲女王 余生于往 3477 2018-07-18 16:00:14

  蒋勇觉得委屈,一直自以为傲的无敌的情感智商既然载在了一个以交友为目的幼师的女人身上。虽说自己是现在检察院上班,但是有些事利用职位之便却不好出手,尤其是对付这种污泥女。最主要的是自己也没有这样与女人撕开的经验,而自己在港城认识的女性当中,除了胥芠可以帮忙,再也想不到谁了。

  “姐,你就帮我一下呗。要不我这心里不舒服。虽说是只是八万块,可是,可是,反正我就是不爽?!苯骆移す车乃底?。

  “不爽?你当时那个地方应该很爽吧,而且爽的不得了是不是?爽的时候不说只顾喷发来着了是吧”胥芠手拿着红酒杯用红酒杯的底部往蒋勇的鼻子上过了一下“你刚刚说是多少钱来着?”

  “八万?!?p>  “八万?你真轻描淡兮?八万?怎么不把这钱给我呢或者借给我呢?你知道我上个月为了这资金周转的事,就差去深沟里那脱裤子,叉开双腿躺那卖淫了…‥”

  “谁叫你不跟我说呢?”。

  蒋勇也没想过要回这钱了,因为这钱根本就无法要回来。只是自认自己智商都是最高点的人,既然会被这样的把戏给骗了,所以才来劲。

  “我跟你说,我跟你说个大头鬼有用吗?连借钱的时候最基本常识都没有?身份证号是假的不说,你当时就不懂看一下她的呀?亏还是在检察院上班呢?”胥芠说一句就的手指就在蒋勇的头上敲一下。

  “我以为这么熟了,谁会去看身份证?!?p>  “多熟”

  蒋勇不想再多说了,他看着胥芠,真想在自己脸上扇上几巴掌。其实自己之所以来到港城这里,也是想逃避家人那像追魂索似的。其实这个幼师是自己在陌陌认识,只因家里老崔,想着找一个对应下。谁知道一个捉贼的既然被小偷给骗的。而且还这么的光明正大,弄得自己有理没法去弄。突然觉得自己这身制服连自己都?;げ涣?。真是应了那句,自家做门的却连自己家的门都没有。真是笑的哭不出来。

  胥芠刚开始以为是蒋勇所谓的那些哥们而义气,把钱整了去。后来知道是遭一女的骗,所以才有了不好气。

  “住了一个月发生了该发生的,反正你也满足了,就当那钱花在了找一个代孕的女人身上没有成功得了。不要告诉我你们没有搞过?”

  “没有一个月那么多,24天,就两次,真的,而且两次还不是我愿意,都是她主动的…‥”胥芠听着听着,突然想起了自己好像有蒋勇家里的一把门钥匙。

  “姐,我都说完,一点都没有漏?!笨醋抛郎系脑砍?,他却耍起了无赖。也就是这个时候蒋勇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错误。自己为什么要找胥芠帮这忙呢?自己都忘了她也是个女人呢?

  “这钥匙我还是物归原主吧,省的那天我去一个不小心碰到两裸体似的木乃伊,我可当不起这姐受的罪?!?p>  “我真的是没有什么再,隐瞒你的了。你不会是吃醋了?!?p>  “我吃什么醋?你就去跟一百一千个女人上床我也不会吃这干醋。这钥匙迟早得要还给主人的。不是那天你急着出差,死皮的打电话跟我说,已经把钥匙放在我家门口,说叫我去帮把洗衣机里的衣服给凉了,我才不要呢!

  “我吃香醋我还喝老抽呢,神经病真是想象理丰富,我吃这醋干吗?你呀,我都不想说你,你有那么饥渴么?如果真的那么饥渴的话,你约个炮啪啪下也就算了呗,还叫人家住到家里来。难怪有几次保安跟我说,那几天总看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出入小区呢?;垢髦值目吹叫∏锏哪腥司湾??!?p>  “还有我跟你说,蒋勇你以后少来我家蹭,我不想要太多细菌?!瘪闫[站起来把酒吧放到吧台。心里在说着:你蒋勇够可以的,两次被人家骗取八万,这女的真的会洗脑!也许是以为是在自家的原因,认为家里一切都是熟悉的,酒精的原因让她忘了哪自动扫地机器。一个趔趄让胥芠的身体往前冲了上去,蒋勇坐在沙发上想着该怎样子去对付这那女骗子。被胥芠这个扑向而来的动作给压的整个身体都陷阱她那一米五宽的特订制作红木沙发上。胥芠一点都没有发觉被自己压着的蒋勇,双手张开拿过抱枕,头倾斜的靠着抱枕,眼睛眯着无视着蒋勇。迷糊中胡乱的想着这是谁呀?模样长的倒是长的不错,…‥

  蒋勇用手扒开背朝天花板睡的胥芠,去开门,赫连翰看着屋里穿着睡衣的蒋勇,蒋勇看着屋外西装革履的赫连翰。把头朝外伸了伸心不在焉的淡淡的来了句:“这小区怎么回事,怎么什么人都让那个进来?!彼低曜テ鹈呕У缁?,拨通了保安室的电话。

  赫连翰一脚抵住了要掩的门,把蒋勇拿在手里的门户电话给夺了下来,挂回了原处。蒋勇的手被他给捏的有些发红,见正要抬脚进去的赫连翰,也狠狠的把右脚一伸横杠在了门的三分之一处:“你还想入室呢呀?”赫连翰笑了笑:“是的,你有意见?”说完伸手去抓住蒋勇横杠在门三分之一处的脚裸上。蒋勇被捏的生疼,没有好气的冲赫连翰说道:“你是推销跌打药的?”赫连翰笑着答道:“算是,但不是针对你?!北咚笛劬ν吵旎ò宥鸟闫[。

  “你不要乱看,犯法的我告诉你!”蒋勇张开双手挡着朝胥芠走去的赫连翰,两个高度差不多一样,这蒋勇虽说手脚都被捏红有些疼,却丝毫不示弱??醋乓灰夤滦械暮樟彩钟稍吹牡脖涑闪巳仿樟斯?。赫连翰反应比蒋勇预期的快,越过蒋勇的拳头,快步的把背朝天花板睡的胥芠给翻了过来。也许是惯性胥芠双手抓住赫连翰的衣服,赫连翰没有想到胥芠会有这样一个动作这重心一下全部往胥芠身上压了过去。蒋勇心里那个气,你这是真醉了嘛?我的女神姐。

  胥芠觉得嘴里很甜,这种甜让她游回了那年的夏天,纵身的跳到青蓝的海水里,胥芠已经潜到海水很深的地方了。虽然现在一年算起来有大半时间在这边,但是每次出海都会有这不一样的心情。特别是潜到海深处,那种来自与海水直接的心语是胥芠最雀跃向往的。

  胥芠喜欢那种从平静海底深处看着清澈透明层层浪花激起的海面,喜欢自己与各种鱼类颜色交错着游于在平静的海底。一会四肢展开朝海面看着被夕阳染过的天空,一会儿侧身绕过与自己来个触碰的珊瑚群。

  突然的一个大浪把胥芠给惊醒了,双目对视了一会,赫连翰分不清胥芠是醒了还是没有,胥芠的舌与赫连翰推舌缠绕了会,嘴角带笑的双手一伸就把两人的距离跟分开,然后侧身而睡。

  蒋勇不知为啥看着心里既然涌上来了一股酸溜溜的滋味,想起最初那晚这个与自己同床共枕的胥芠,其实那晚他根本就没有睡着过,倒是胥芠一进房间连澡斗不洗就合着身上那套衣服倒头而睡,现在想来这胥芠当时也许可能是出于一种?;ぷ约旱木俣?。

  蒋勇显然的忘记自己刚刚被赫连翰捏痛的腿,上前就朝赫连翰一拳:“她是我的?!?p>  赫连翰并没有因为蒋勇这一拳而要还回给他:“我知道她是你姐!”,这句话回的让蒋勇觉得自己很啼笑。赫连翰笑着走到酒柜边拿起酒柜上的一瓶红酒,嘣!的一声打开了“你应该是蒋勇吧?”。

  “嗯”蒋勇愣了下,这句话让他知道这个男人并非是那些什么推销产品的推销员,但还是不想把自己这斗志给灭下去“你是侦查过小区的住户?这家公司不错可以培训到这种程度!”蒋勇把赫连翰手里的红酒给抢了过来,红酒瓶在赫连翰的脸部过了一遍:“我看着你怎么有点眼熟呢?”

  一杯酒过后,蒋勇好像想起什么,放下手里的红酒杯,走到胥芠的杂物间,所谓的杂物间其实就只放了几本相册。这杂物间很少来几乎好像从没有来光顾过连打扫卫生也不善待此地,蒋勇拿起一本相册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抖着相册上的灰尘,五分钟后蒋勇手里拿了一张照片出来,对着赫连翰比划的照了照:“我就说怎么会看着眼熟,原来你是我姐的前前前男友?”

  “什么叫住前前前男友,没有那么多个前字?!?p>  “你说你怎么说来就来呢?你看你这一出现就把我姐整了个醉来!”

  “那你说我该怎么样来合适?”赫连翰朝沙发上看了看睡着的胥芠,手时不时的就像要赶着什么东西似的动作。走到沙发边试图要要把胥芠抱到卧室里去。蒋勇嗖的从吧台椅子上起来,速度的跑到沙发边:“你还是不要碰我姐为好,我来,只有我知道这个时候该怎样抱她,她才不会醒来。你知道嘛?这些年来她几乎哪怕是一丁点儿响动都会把她给惊醒,即是喝了不少酒及醉了?;褂心愣杂谒此狄残碇皇撬囊桓雒味??”

  赫连翰听着蒋勇的话伸出去的手很不自然的收回了,看着蒋勇抱起胥芠,心里那何止是五味杂陈简直就是千刀万剐,的确是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抱着现在的她,那个曾经抱过的动作原来早已不再适合现在的她了;变得连喝醉酒了的情况下都可以被惊醒?原来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生活在担惊受怕中?

  “我对胥芠姐了解也只是港城的这四年,之前的有关于她的事她也没有跟我提起过,我也不想知道,人往往都是最痛的都是说不出来的。我之所以知道你是因为她有次再她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你的照片,标题是:我好好的,可是你却成了永远!永远你知道在我姐这是什么嘛?”

  赫连翰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我姐就是这么个有时候会把一些字理解的变了味儿似的,她从来不会跟人说我们会永远的什么什么。因为她认为人除了死了可以变成永远外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变成永远。刚开始我看到这照片时,我还以为是雨雨的爸爸呢!如果不是你今天的出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